当前位置:首页 > 会员风采 > 名誉会长名誉会长

江宝全访谈实录

发布时间:2014-10-29 13:56:00 点击:

□/汪继芳/文 王 洪/策划

江宝全是徽商企业家的楷模,苏商企业家的常青树。初秋的一个午后,绵绵细雨中,南京马鞍山商会的副秘书长“和风”会刊策划范以晨先生带着我们,在江宁金箔集团的总部,一间宽敞而并不奢华的办公室外间,他接受了我们的访谈。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与圆明园画家一起玩过《二十世纪的最后浪漫》,后来,我又跑到南京与寄居江心洲,采访了一批自由作家并把脉出世纪末的《断裂》情绪,这使我对采写先锋人物产生了快感。这次当我坐在江总的左手边,还是有点静听遵命的感觉,我瘦小的身子委在宽大的沙发中,洗耳恭听这位老人的侃侃讲述。窗外,雾靄与夜色相间,霓虹映人影成趣。室内,在交谈与交锋中,认定江确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一个充满思辨的改革先锋,一个富有成就的企业家,还有包含着鲜明个性的人生状态。认同就要循着他的思绪,然后进行意识的对垒,才能相互撞击出灵感来。

如下记录的,便是我们一次印象深刻的采访。

 

江宝全,祖籍安徽和县,孤幼讨饭,少年失学,成年做工、当过通讯员、营业员、普通工人、厂办秘书、政工科长、劳服公司经理、地方小报记者、国家干部等。命运多舛,岁月蹉跎,同伴车间劳作他却研读黑格尔,田野间产生过中国梦,车间里琢磨过矛盾论。改革开放后,当年不理解他为何捧着书干活的工友仍当工人,而他则先后担任书记、厂长、总经理,全国知名企业家、同时代硕果仅存的改革家,荣誉等身。现任南京金箔集团董事局主席、多所大学的兼职教授并创立了系列“土理论”。

 

访谈实录

 

磨砺:苦难领悟的政治智慧

汪(曾被誉为全国著名四大自由撰稿人、金陵四大文化闲人。以下简称汪):江总,我接受《和风》的邀请后,在网上并通过商会了解您的相关情况。目前,百度上与您相关的信息有13000多条,归纳起来,一是有关您的出身,关键词是:孤儿、讨饭;二是讲你创业,其关键词是:金箔;三是讲你江总写过几本书:《边干边吹集》、《信口开河集》、《奇谈怪论集》、《鱼塘理论集》、《上金山》等;四是您创立的系列“土理论”。

江:是的。因为写我的人比较多,就比较难写了,市里的《南京日报》、省里的《新华日报》、全国的《经济日报》、《厂长经理报》、《光明日报》、《人民日报》等等都写过我。老写,能写出什么?前年《文化徽商》非要见我,后来我跟他们也讲了一下,反复修改就变成几个“人”。一个是安徽人,第二个是文化人,我们企业家也搞文化,还有一个叫创业人,就写这么几个人。那篇稿子反应还不错。

汪:我就想一个问题,为什么一写江宝全,就一定要讲您是要饭的出身?

江:作者总是希望搞个对比,对比才有强烈的反差。你想,我从一个孤儿、一个乞丐,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成为一个亿万富翁,不就是一个鲜明的对比?我自己也正在写一部自传,名字叫“江门犬子”,人叫是“将门虎子”,我不是将门,只是江门。正好我属狗,所以叫“江门犬子”。这其中就讲到我就是一个蹦极人物,像美国的那个游戏,一下上天一下入地。人生就如同蹦极,一会儿在天堂,一会儿在地狱,这就是一个对比。第二,我从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人到了一个大学教授,这又是一个蹦极的过程,江宝全到北大、清华开讲座,到南大还有好几个大学做兼职教授,这在南京企业家中极少极少,这也是在蹦极。第三,从一个普通的工人当上一个企业的老板,他又是一个蹦极的过程。你问我为什么人家写我这样一个孤儿的过程,因为我确实是一个孤儿,一个一贫如洗的人,而且我做过乞丐要过饭的,那你现在变成了一个亿万富翁。所以,那人家当然要探究你的人生了。

汪:我们讨论一个问题,朱元璋成为一个皇帝,一定是有他自身的特质,而决不仅仅是口头历史中关于这位皇帝要饭的传说成就了朱元璋。

江:你考虑的很深,是的。要饭的人肯定不一定必然成为企业家或者是皇帝的,但是,这个要饭的经历可是你人生最宝贵的一段实践,是个锻炼,就是在这个冶炼和铸造的过程中,打造你这个人。这像炼钢的过程,给你的人生阅历以冶炼。我们年轻时候的偶像保尔·柯察金的故事,就叫《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个过程,如果不是一个穷孩子,要是一个富孩子,你可能就难以承受住这样的冶炼。正因为你是一个穷孩子,有这个磨练,所以在这个冶炼过程中,反而增加你的意气风发、发奋图强,以及冶炼成一个有理想、有作为的人和励精图治的意志。

一个人的一生要想成功,总会有一种动力。我的人生动力呀,说起来,改变自己就是我的动力。改变自我、改变我的文化低的局面、改变我穷困的局面。我从和县离开家的那天晚上,天蒙蒙亮的时候,没有一个人送我,谁能想到我一个从和县跑出来的小孤儿,人刚走了几天,我家那三间草房就被人给扒掉了。村里人认为,这一家人家恐怕从此就灭亡了,不可能再回来了。那晓得,隔了多少年后,我又跑了回来,在原来的地方盖了一个别墅。我不是炫耀,我非要为老祖宗争这一口气。立场改变人生,想到自己的凄惨,才有动力。

 

汪:改革开放以来和你一起站起来的企业家很多,倒下去的也很多。你凭什么屹立不倒?

江:这也与我的孤儿经历有关。我自从成为孤儿以后,一切生活工作全靠自己,无人照管,因此我养成了天生的“自我保护意识”。我从不人云亦云,从不随波逐流。文化大革命的时候,1966年我才20虚岁。那时社会很乱。造反派整天搞打砸抢,去冲砸省委、市、县委的办公室,他们喊我去我不去。指责我是保皇派,我就对他们讲,这是个省市县委的地方,是我们去冲砸的地方吗?你为什么去打砸抢呢?就是你恨它,它毕竟只是一个东西、一座房子,它不就是办公桌子和玻璃窗子吗?我们干嘛去打砸呀?!结果他们打砸抢没有一两年的功夫,凡是参与打砸的人后来都被打成打砸抢份子,而我呢,什么都沾不上边。所以68年国家刚有点恢复正常,我就被选为以工代干,到厂部当秘书了。

改革开放后,我们这些搞企业的,真是辛苦,记得当时我经常在家洗澡,洗着洗着就在浴缸里头睡着了,是真累。那时候,尽管我是青壮年,可成天这样子哪个受得了呀。但是,那时也很乱。人们对什么叫改革开放还搞不清,提出“摸着石头过河”。因此,香花毒草都随着改革开放遍地生长。这个时期,如果自己把握不好,也是会出事的。可我,仍然保持着“独立思考”的头脑,坚决不做违法乱纪的事。特别是对待“钱”的问题,我决不乱伸手。我在企业里头,不批钱、不沾钱,我不买物也不卖物,我始终认为:钱,左边是个金字,金光闪闪,非常诱人,右边则是两个大动干戈的戈字,是两件武器的相加,所以,这个钱你不要去贪污。人不要去爱钱,有时候对我们这些人来讲,发财的机会太多了,但我都放弃谋私利的机会,只为金箔企业创造效益。结果我又安然无恙。许多人经不起考验,被历史淘汰了。

 

汪:可毕竟您如今是发了大财的精英阶层呀?

江:唉,怎么说呢,我现在成了亿万富翁,是因为企业改制了。我们金箔集团原来是县属集体所有制企业,2000年国家政策改制了,我参与了企业的创造,一改制这才变成了大股东。但是,当时县委有意把这个企业全部便宜出售给我一个人的时候 ,我把这个股权送出去,像天女散花一样,一起分到其他人的头上,我就留了25%,剩下都给他们员工了。因为我说过,创造成就的是大家,好处也应该给大家。我不仅在经济上保持清醒头脑,我在政治上更保持清醒。如果有人要是抓你把柄的话,在政治上衡量你的标准就是看你反党不反党,因此我从来不在这方面挑战执政者,我的人生哲学有七个底线:

1) 什么话都可以说,反党的话不说;

2) 什么事都可以做,违法犯罪的事不做;

3) 什么钱都可以赚,来路不明的钱不赚;

4) 什么想法都可以有,损人利已的想法不可有;

5) 什么主意都可以出,奸诈主意不能出;

6) 什么关系都可以处,拉帮结派的关系不处;

7) 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违反原则的事不商量。

这七个底线我编写的,微信上有。底线就是底线,是不可突破的。我在政治上就是这样的坚守,反过来看,我能够有这样的政治操守,主要还是得力于我人生的苦难经历,可以说是一个苦难辉煌。所以,就像你问到的,我是那一批企业家中硕果仅存的了,一个企业家必须保持这样清醒的头脑和应有的睿智。

我的实践是让大多数人跟我富裕起来,真的是在践行小平的思想。走这样的道路才是我们共产党员的责任,这才体现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这同时也是我这样一个老党员老企业家的社会责任。

 

辩证:企业家的哲学思维

汪:这些年,您在接受采访时,有人多次提到你始终有一个梦。人的梦想会引导人的思维吗?

江:我前面讲了,我的经历给了我坚强的意志。但有了这样一个意志后,我就有了一个梦想:我一定要改变我的贫困人生!我不是弗洛伊德的梦,是我的梦、中国梦。

我的一生产生过很多梦想。小的时候,我的好多小同学在家开始学犁田、耙田的时候,包括栽秧、割稻的这样农活的时候,我就在一旁思考,我不去学。记得那时候,我竟然有这样一个神奇的表露:他们就问我,我们都在练农活,你为什么不练?我突然异想天开地说:我这个人长大了怎么会做这个事呢?当时我还很小,说这话就跟个神话故事一样。似乎有一点一鸣惊人的味道。大人小孩都为此感到吃惊。特别是大人听到后认为这个孩子不是凡人,因为我的诞生传说就不是凡人,我的姑妈曾经告诉我,我父母结婚十年不生育。我奶奶到茅山送子娘娘佛面前烧香磕头,第二年就生下了我。是真是假不知道。但我后来的历练过程好像不平凡,一九六四年,我在化肥厂学了四年的工人,这四年中,同岗位的几名同事每天可以讲都是重复的劳动,都把精力放在学这岗位上的技能和知识,而我跟他们不一样,不学他们那一套,整天在学黑格尔、《中国文学史》、《中国通史》、《史记》一类的书。在工作岗位上,一个小孤儿、一个小学文化的人,在看这些东西,让人费解。对那些学习操作技术的人,我就是有点像不务正业的人。他们不理解,后来我就又讲了一句:我怎么会在这个地方老干这个工作呢?结果一点不错,我干了四年,那几个工友居然干了四十年,直到退休。四年后,化肥厂急需要秘书,文化大革命,又要表现好的又要不搞打砸抢的,又要根正苗红的,他们找来找去找不到,就我符合。这样,68年我是化肥厂第一个从工人中选拔出来的、以工带干的人,也是第一个小青年入党的人。

 

汪:黑格尔给您带来的最直接的是什么?

江:就是“企业家的哲学思维”。一个民族一刻也离不开思维,这是恩格斯讲的。

我和人家是有不一样的地方,当别人特别热的时候,我特别的冷,反过来,别人特别冷的时候,我却特别热。当你感觉到这个事大家都十分乐意去干的时候,我会退出来的,我问自己,他们为什么会乐意去干?我始终保持用哲学的思维去看问题,使我的眼睛发亮,能使我的头脑清醒,很多人在这方面不懂的。比如讲,我的老朋友钟沛、陆铁军在一些场合高谈阔论的时候,我就发现他们的身上有一种让政府都无法接受的东西,就是让执政者都无法接受你的思维,你有可能要出事。挑战执政你肯定出事。你看我是怎么做的,当我感觉到自己的言行有可能性对执政者有产生挑战的时候,我马上退回来,这样反而让人觉得我是“狗急跳墙”。狗不急,它不会跳的,急起来它才跳的,人家呢,马上又反过来理解我了,所以我就收回来,后来相当长的时间我无声无息,歇它一段时期再说。这就是我始终保持的哲学思维。

 

汪:你和褚时健、马胜利他们比,企业没有他们做的那么大,然而您还在做从前的事。而他们却退去了。

江:我早就在社会上公开地讲了,像我这样的人,我从不跟谁比大的,我跟你比多强、多长。我问你,你玉溪卷烟厂,是国家垄断的企业,可以做的很大,中国第一大烟厂,但你的背景是在国家投资下搞的。我呢,是自己搞的,我是没有一个人给我投钱的,因此我不跟你比大,但我可以跟你比强、比长。今天,关于长的问题,都得到了实践的检验,大家都证明了,那就是,他们都不在舞台了,我还在。这个不用讲多深的道理吧。就和你打拳一样,我打太极拳,修身养性,我活的长,你活的短。第二,我跟你比强,什么叫强?就拿我做的这个金箔来讲,天下做到第一了,你说强不强?尽管我们金箔做到天下第一大,我也不可能做得和雨润那样大。就像做原子弹一样,世界上不可能让你无限制做那么多的原子弹。市场就这样子,我已经把金箔做到天下第一了,我还不行吗?我们黄金的适用量就是那样的一个市场,比如寺庙、菩萨贴金都是有限度的。不是你市场上猪肉的需求量,几十亿人都要吃。金箔自然做不到雨润那么大。还有我们做香烟材料,到最后,全国的香烟包装材料都要以我们的为标准,我们开发什么人家就跟着做什么。当人家的东西还没有出来的时候,我的东西都出来了,布满了市场。请问,这样子我做的是不是强呀!第三个,许多人都不在舞台上了我依然还在舞台上,我们的企业哪个大?所以我写过一篇文章:世界需要大 ,世界也需要小,世界更需要强。

你大了,你走你的阳光道;我很小,我走我的独木桥。我把我的独木桥走好走稳,我也很自在。

 

汪:有人说江苏的企业家中出了不少大慈善家,听说您有一套充满辩证的慈善观。

江:是的,我做的善事确实很多。我是以善为本的,我心中很善良,因为我是穷人出身,知道穷人的滋味。我发迹以后,穷人要到我这儿来,他哭我也跟着他哭。我做善事跟别人做的不一样,比如地震大灾难来临时,有人捐几个钱,我也捐过。但我倒是觉得一个企业、一个人捐钱是次要的,你捐多少钱是个好,给个十万、八万,对我们来说,这都不是主要的。企业家是要凭他的社会责任来做善事的,比如说,从90年代到2000年这个阶段,整个中国的国有经济出现了重大调整的时候,企业倒闭、工人下岗、经营不善,下岗人员就业无门,我就把我所掌握的土地全部拿出来,盖大市场,我们先后一共办了十几个金宝市场,每一个市场至少安排了2000个下岗工人,一共安排了几万下岗人员、社会闲散人员,我给他们一个平台,让他去创业,很多人就通过这一平台发家致富。可以讲,这些年我用这样的思维行善积德,创造了十几万个就业的岗位,由于我们市场让他们做买卖,这样让这些下岗工人都在这里找到了自谋生路的舞台,解决了就业,也稳定了社会。这样做慈善,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因为这个时候正是房地产赚大钱的时候,而我却不想自己赚钱,将大量穷人放在心上。所以,在这个问题上的理解,我并不是只做捐给那个贫困地区一点钱的事儿,我是想从根本上保证你练就一身本领,真正地让你改变自己、带动周围。其实这一条,我们很多干部是把它忘掉了。这是邓小平理论的本质,它的原意就是这个意思。但现在有人在歪曲这个理论的本质。

现在,有些房地产商做慈善,大多是套政府的土地,把土地卖了钱,假模假式地捐个千把万,而我从不这样做。我们金箔有十六个大市场,全是下岗的、无业的、被拆迁的,都集中在我这儿施展才能,有江宁的,也在外地的。第二方面,我的思维是,我给很多想创业,不懂怎样创业的以思路,帮他理出一个他该怎么走的道路来,授人以渔。再一个我利用金箔的产品在全国销售时,每个厂委派十几个人,我在全国搞了八十多各分厂,好多人成了亿万富翁。原来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搞,我对他们呢,不给钱,我给他一条路,教你如何创业,所以,这个理念厉害呀,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自己也想,这才是慈善的方向,我认为我这样做是了不得的。先富带动后富,不是一个捐钱的问题,是一个大的系统观,我是这么科学地思考“共同富裕”理论的,今年是邓小平诞辰110周年,我沿着他指引的科学理论不断进行探索。第三,我重视文化理念的普及。我创造了十几个“土理论”,教人们懂得当今社会发生变化的规律。传授给大家现在要的知识,包括什么叫计划经济、什么叫“鱼塘理论”。面对社会上很多的矛盾,他们往往很纠结,我总结自己人生经历中的经验,就如同明灯指路。你朝着亮的地方走,就不会有什么问题。我曾经碰到几个小青年,他对我讲能不能给他安排一个工作岗位,我说,我们金箔的岗位也不错,多的时候能安排一万多人。我给他讲了一个观点,你要以我为榜样,你为什么要人家发工资给你?你为什么不能发工资给人呢?这个观点我讲你懂吧。他愣在那里说,我自己现在还没有事做,我怎么发工资呢。我说那你就要研究了。你有什么特长,你爱好什么,发现自己才能比找个工作重要。好多人在我的观念指导下,转变思维。这些年总有人来,向我报告好消息,说你的思维让我开了一个大饭店,养活了多少人,我现在还买了多少套房子。通过这样一种文化的传承与感染,使他激发了自我的价值实现,他得到了发挥,然后又带动了很多人。这就是我的慈善“新思维”,符合邓小平理论,是最生动的实践。

我同时还资助我们的职工子女,考上名牌大学三万,一般的两万,再低一点的一万,已坚持了十多年,还要做下去。我坚持救助穷困学生,也已经做了十几年了,最近,还要发十个特困生,从小学把他们送到大学,让他们有了本领,一个个成为社会的有用之才。我也乐见。

    这些年的事实充分证明:我实现了我的梦想,我的梦想通过我实现了。

 

涵养:一段深厚的文化情怀

 

汪:很多的企业家把自己的感悟或者叫顿悟,编成了管理“葵花宝典”,有的是“心灵鸡汤”,听说您也总结出一系列的理论。媒体上都称为“江宝全的土理论”,这是自谦吗?

江:既然自古就有人提出来了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它就是告诉我们,有人的理论属于阳春白雪,我们的理论都是来自于基层的,因此可以叫“下里巴人”。另外,作为一个企业家,我讲了几句管用的实用的话,你就把它标榜为这个那个理论了,也会让人看不起。所以我讲这个土理论呢,一方面是表明我的自谦,另一方面说明我们的认识来自于基层。我们所说的是群众的语言、老百姓的话,它和伟人所创立的理论用通俗的语言说明深奥的道理还是不同的。毛主席、邓小平的理论也都来自于群众语言,可伟人毕竟是伟人,我不能与他们相提并论。所以,我讲我的理论为“土理论”。

 

汪:你是否底气不足?

江:也不能这么说。我把我的几大理论说成是土理论,《人民日报》发表了并且发了内参,江宝全的土理论竟然上了《人民日报》的头版,它标题就是“江宝全的土理论”,另外,在某种意义上我的这个土理论是我们商标、标识。(江宝全“十大土理论”:转移理论、抢喜糖理论、篮球场理论、扑克牌理论、鸡蛋理论、树干树梢理论、大老婆小姨子理论、主仆理论、爹妈理论、搭牛屎巴理论,统称为“鱼塘理论”,已形成系统化的企业理论。

 

汪:你是否想通过“大江讲坛”,把你的土理论系统化呢?

江:大江讲坛有两种目的,一种是传道,把我自己五十多年丰富的实践经验和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的理论思维,传授给我们的青年一代,保证我们的青年一代能够承上启下,这样对社会也是一个贡献。最近,习主席在北师大说:传道,比授业、解惑重要。作为老一代,一个老企业家应该有这个责任感,这个毫无疑问的是带有一定社会责任。你看,现在很多的企业都愿意去布道。第二、这次大江讲坛是带有学堂式的,也想通过半公司化的运作,有一定效益的文化产业性质,并不是一个慈善机构,不是福利机构。我面对的是一些刚刚起步的年轻企业家,他们并不是多么富有的人,正在创业的过程中,适当收费是一种激励。当然也是我带有一点的慈善思维在做这件事,但布道是首要的。我不可能做那种完全免费的事情,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任何事情你一旦免费去做,它就变成无效了。所以,我们大江讲坛还没有开课,报名的人就有很多,5000块钱十堂课,同时你也就自动成为其会员,你也就自然会享有一些东西。我的十大土理论就是十堂课的基本内容,当然还会加一些东西。比如:管理、思维、创业三字经等等。

像我的创业三字经,你看我讲“三情”,哪“三情”呢?热情、激情、豪情。创业没有上述三情,你是做不好的。像我搞金箔,我就是非常的自豪,就是要在金箔这个事业上不断地向上攀登,要有豪情,还要有满腔热情,还要有激情,可以讲奋不顾身,我那时候真是日夜奋战不喊累。这就是热情、豪情和激情。每一组三字经都告诉你一个道理,像“三心”,党心、民心、良心。为什么要有党心,今天我们的创业都是在党的领导下开始的创业,你连基本的爱国爱党都做不到,那你在中国这个国情下你得不到党的关心和支持,创业很难做成。你没有民心,你做的事不是从人民的利益出发,你就没有博大的胸怀,总是围绕自己的私心打转,这是不行的。还有就是良心,你都赚了这么多的,老是感到不足,贪心不足做奸商,这也不行。还有“三事”,想干事、肯干事,还要会干事。想干事是动机,肯干事是你的精神态度,会干事是本领。这样才会干成事、不出事,那是结果。通过前三个事,后两个事就出来了。还有“三坚三修”,三坚,坚定不移、坚持不懈、坚韧不拔,一遇到事情你就动摇了,坚持不懈你就不做了,坚韧不拔就是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打击,你都勇往直前地做下去。“三主”,第一你要有主意,自己要有主见,还要主动,工作要主动,不能等领导叫干什么你才去干,那是干不好的,还有主责,出了问题主动找自己的责任,不要推给别人。我们一共有二十几条这样的三字经,一条一条的我给你讲,讲论点、用论据,还要结合案例讲。三人,人情、人味、人性,人性很重要,人的本性啊,人之初,性本善。有的干部当了官他一点人性也没有了,忘掉了自己还是一个人,甚至变成了一个魔鬼,这怎么行呢。还要有人情,有的人啊,连基本的人情世故都不去做。还要有人味,说自己的话做自己的事,他没得自己的味了,完全变成了一个传声筒,坐在那里变成一个转播站是不行的。这一系列的“三字经”,都是几十年经验的总结,通过传播传授,来帮助你提高管理水平。另外,布道也是一个慈善事业,帮助更多的人脱贫致富,让更多的人自觉的走上建设家乡、富裕自己的路来。

 

汪:那个阶段,你为什么会想起来写一部小说?

江:你指的是那部《上金山》?

现在我对玩笔杆子的人关注没有原来那么多了,当年很关注,像几个大作家,陈祖芬,写报告文学的。刘宾雁,也是一个写报告文学的。徐迟,《哥德巴赫猜想》那是不得了的,把人物写到了顶峰。我们都是读着他们的东西走过来的。后来我写作的东西也有他们的遗风。

大概是2008年的时候,那是改革开放三十年。我们经历所有的幸福生活,国家所有这样一个生动的局面,都来自于改革开放。主要是为了纪念改革开放,想献一份厚礼,所以,我才动笔写的。书名为什么叫“上金山”?我是这样考虑的,山东是闯关东,山西走西口,广东下南洋,而江苏就不能再是下字了,我就来个上金山。江苏历史上就是一个富裕的地区,它是更上一层楼的事,我们金箔人做的事情也正好是金色的事业、金色的产品。我们那样一步一步地走过来,怎样表现都不为过,口号、理论都不足以展现那样一个伟大的时代,只有通过文学作品的样式,才能把我这样一个小人物的大时代,全方位多角度立体化的表现出来,和那个时代同呼吸、共命运。

我一辈子都在学习。当年被招进化肥厂时候,他们在简历表上发现我填的是小学文化,所以,就把我分到一个最简单的岗位。在这样的岗位上,我花的精力只要10%就行了。那样90%的能力是多余出来,我年纪轻轻的,腾出来干点别的,拿出时间来看书,什么书都看,不仅仅是黑格尔那些。不但干中学、学中干,我还到三大实践中学。比如,学中国通史,书中就讲到江宁这个地方有个叫窦村的,石雕闻名,一块石板上雕了19个算盘,每个珠子都能动。这一段就记载在中国通史里面,但江宁多少人都不知道,我就是在学习中获得的。我有那么多年的文字历练,还有和县、江宁丰富的文化底蕴的浸染,我有写好的底数。所以,就写了一部长篇小说《上金山》。三部言论集《边干边吹集》、《信口开河集》、《奇谈怪论集》;一部论文集《鱼塘理论集》;一部散文集《想你的时候》。共计有150万字。

 

怀望:浓郁的人生情缘

汪:最近,玩微信的都传李嘉诚的办公室挂了一副对联“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寻平处住、向宽处行。”你有座右铭一类的挂出来吗?

江:我有,挂在办公室后面。

 

汪:你为什么把它挂在背后呢?

江:我的人生信条在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认识。主要是要挂在心上。现在,我总结的是“三吃三修”。吃苦、吃怨、吃冤,人生之路不可少;修心、修志、修德,为君之道必须多。这是我自己写的座右铭。办公桌后面有一个小会议桌,有空间,所以挂在后面了。

 

汪:我们换一个角度谈谈,能谈谈你的家事,比如说你和你的夫人、孩子。

江:我有一段纪念我的夫人的文字,她去世已四年多了,得癌症走的。我写过一个散文诗,有人给朗诵过的。搞过一个朗诵会,我那个家属,她的威望可高哩,逝世的时候,有几千人来我们家吊唁,向她告别。家属的作用大。她原先是教师,后来到江宁报当办公室主任。

 

汪:比你文化高?

江:她初中生,我是小学。但她从来不讲我的文化比她低,她佩服我,这是肯定的。

 

汪:她是江宁人吗?

江:历史上她老家是句容,她出生在江宁的土桥。她是我忠实的伴侣。我写过她,我很穷的时候,那时候没有过什么人能看上我的时候,她跟的我,在我企业非常危难的时候,在企业资不抵债的时候,她很坚定地支持我创业。把所有的家务事都要兜下来,不要我烦一点心。从我一早吃早饭开始,家里什么事她都一把包下来,我家还有两个小孩的教育培养都是她。

在我创业的时候,遇到过很多的风险,比如做牢的风险,还有一些被打击的风险,她都坚定不移地相信我。比如有人讲江宝全贪污多少黄金,马上要抓他,她讲,我家江宝全不可能!什么叫相濡以沫,这就是实实在在的。她这一点是不得了的。我们那时候从化肥厂到金箔厂来创业的时候,金箔厂穷的资不抵债。那时候,我家整天就像个食堂,我就拿我老婆手上的钱,像在家开饭店样,经常中午11点半、下午5点半带人来家吃饭。有时候,她急得把我拖到房间里头,眼泪直淌。对我说,我想请问你,第一这时候在哪里去买菜,第二,买菜哪块子有钱。所以,总是这个时候,在她眼泪直淌的时候,我知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但我都给她鼓励。我讲,也不要大搞,就把我们老家带来的花生米用油炸一盘、用腌的猪肉切一点,炒个蔬菜大蒜之类的,再加一个西红柿蛋汤,不就干起来了?也不要你搞的多好,现在你哭,我保证你以后钱用不了。给她一个目标,给她一个幻想。每次我对她讲,不准她淌眼泪,在房间里把泪擦的干干净净,出来笑嘻嘻地干事,这样,到我们家来的客人都看到她热情接待的一面。穷人来了是这样,富人来了她也不跟人家点头哈腰的。一辈子就这样真诚地待人。我们金箔集团的人对她的重视不得了。只要是我把人往家一带,我肯定是陪人家在吹牛,她就把茶给你泡过来了。然后,她看我们聊得凶,与她无关,就走一边,与她相关,就陪聊一会子,参与两句,热闹两句。

我的两个小孩也不错,我曾为他们写过诗,叫“颂月”。歌颂月亮:时隐时现不张扬,忽圆忽缺也自量。虽然沾着太阳光,我行我素万古长。通过歌颂月亮来启发教育这个孩子。如今,大儿子在集团当党委书记,二儿子在房地产当董事长。

 

汪:我们看到很多的企业,打天下、坐天下都不容易,有的处理的好,有的处理得不好。你是怎么处理自己与企业员工关系的?

江:像我这个企业,年龄大的,我把他当作长辈来尊重、来赡养。对平辈,我把他们当兄弟姐妹对待,对年青人,我把他们当下辈来栽培。我们金箔是个老企业,有2000多个退休职工,我每年的春节,都把他们请过来分几批一起吃饭,尽量参加,临走时人人还带一个小礼物,开开心心的。他们尽管退下来归社保管了,我还是一样,有什么困难找到我,尽量办好,让他们非常满意,喊共产党万岁,没有人到社会上去闹事。去年我得了癌症,动了手术。年底我把化肥厂和金箔厂退休的一起喊来吃饭,饭堂坐500多人,他们见到我一下把我围得水泄不通,都前来跟我握手。每年的1022号,我们集团都召开“领导与职工对话会”。我们把他们召集来,看有什么意见和想法,另外还有什么建议,以前是我这个总裁直接与员工对话,现在摊子大了,人太多,每年都有集团的领导出来对话。有意见让你发泄,你讲,这样做是不得了的哟。这样做了,首先厂顺,厂顺了人就顺,人顺了心才顺。他心要不顺人怎么顺起来呢。人顺不了它这个厂也顺不了。所以,我们现在做到人顺心顺厂顺,还有就是气顺。不要让老百姓和员工们总有一股气,他憋着气跟你干,那就干不好。让他们把气都吐出来,每年定期对话,所以,他有气讲出来不就拉倒了,你不给人家说,人家自然憋得难过。提了意见我就改,第二年来对话,我们就向大家汇报。告诉他们上一次说的事,我们一年来完成的怎么了,给大家一个交待。人怎么会老有意见呢。我们年年这样做,开始的时候,一对话就讲大事,后来慢慢地就是一些小事了,再往后那些人说起事也不像原先那样火冒三丈,而是心平气和了。比如一个灯泡坏了,气不顺的时候,他用指责的口吻:这个厂怎样搞好!后来,他从关心厂容厂貌的角度出发,用起提醒的口吻告诉你要换灯泡了。在我们这里,所有对我们有意见、建议的,都是合法的。人家心里有想法,你为什么要给人家加个违法的帽子,人家所有的建议都是合理的。我们能做到的就改,做不到的,给个合理的解释,要有这个胸怀。每个单位能办长,它有内在的原因的。

 

汪:前面说实现了梦想,圆梦和梦圆都很重要。后面有什么打算?

江:明年我虚岁七十了,我现在完全找到了自己的退路了。要从这几个方面着手:一是我把所属的企业都建起了现代企业制度。在这样的制度框架下实行三驾马车管理,就是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管,三个人管一个企业,董事长代表股东、总经理是一个管全盘的操盘手、而财务总管运用财务制度管理企业,因为财务是中心吗,企业是要实现财务利润的。这三个人都是由我们董事会来任命的。我们从原来的六大产业变成了现在的八大产业,金箔、电机、包装材料、房地产产业、金宝商贸、金元宝餐饮、文化教育和生态农业这样八业兴旺。现在都是有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管这三驾马车来共同管理,各司其职,相互监督。集团领导股份公司,股份公司下面才是厂,比如包装公司它就下边有六个厂,它们再建立二级管理单位,这样我们的集团将来就是一个庞大的网络,这个网从人的角度,我已经布好了。我就任命八个产业的三驾马车,下面由他们去选人用人。

第二个我们还是带有一点家庭性质的企业,我的两个儿子也在不断的修炼中成长起来了。他们一直在不同的岗位上经过历练,也得到不断地提高,因为他们也都是股东。将来把我的股份分给了他们,他们也就自然成了大股东,大股东他不懂管理和经营,那怎么能行?现在他们在逐步地提高自己,也在不断地成熟起来,大儿子现在已是党委书记,集团执行副总裁,还是八个大公司的其中一个的董事长,他在熟悉企业 ,也能够掌控企业了。第三个战略上始终坚持科学规划来做,把内在和外脑结合起来做。完全靠自己不行,必须要借助外脑,把专家请进来对企业进行长远的谋划,这样保持我金箔这个企业的生命力。金箔不是主业了,但它却是品牌支柱。现在是烟草包装是经济支柱、商贸是发展支柱、文化教育是我们的未来支柱,这个八个产业都在蓬勃发展之中。99年,我就搞农业产业了,但那时候起步搞的不太好。搞了一个品牌叫金东海,但下一步我要把和县老家的现代农业搞起来。比若酱菜,我搞现代标准,但在老家找传统做法,将来搞出来供应团体。我还要在和县老家建一个农副产品基地,搞现代农业、绿色农业。

 

汪:讲到家乡,您总是带着不可言状的感情,总是不经意地流露出来。

江:家,总是家。家,说不明白,你也放不下。

 

汪:你总是对年轻人说,人生就是事。

江:总的来说,有干不完的事,人生就是事。我现在经常跟人家讲,人生就是四做:第一阶段是做工,跟人家后头打工;第二个阶段叫做技术,做一个事情把它做成,就像做产品一样出类拔萃;第三个就是做事业了,认准一个产品盯着去做,第四就叫做产业。我把一个事情做的非常之好,我就把它扩大,克隆它,变成个产业。像我原来就一个幼儿园,做的不错我就复制,一下开办了五六个了,我现在要求他们六个要变成六十个,形成了产业规模。我们金宝市场十六个,你们应该把它搞到一百六十个,去克隆。现在到处在扩张,哪里需要我就在哪里去办一个。哪个地方要办菜场,我就去办一个,菜源也由我统一提供。我那个农贸市场大噢,光租金一年就有5000万。做工是第一阶段,三至五年,做产品再搞个三至五年,十年下来你就去创办一个事业。你要是一个幼儿园园长,本身就是一个幼儿老师,搞好了你再办几个幼儿园,你就搞成产业化了。产业化就是克隆化。麦当劳、肯德基不都是这样产业化的,它们的原料不都是工厂里标准化的东西。你像我现在开餐厅,去年就办一个,今年已经办六个了。现在只要有地方我就去干,比如大学里需要,我现成的模式,照搬过去不就可以了。现成的管理模式、规章制度,搞产业快得很。我有做不完的事,又不要钱,目的就是要让更多的人发财致富、创业兴业。我们创造一个产业,它就有一帮人来就业,有一帮人就业,他按照我的思路一努力,他就发财,利润的百分之十他就可以分走。

 

采访·结语

江宝全感叹:人生的结局,往往在收尾的时候不一样,就像戏剧一样各种各样的收尾,有圆满的,也有残局。像红楼梦它是什么局,林黛玉她走了,贾宝玉也不见了。还有的戏是双双成蝶,十分的浪漫,人生的结局是不同的,我们不能用一个模式去描绘,但只要他的人生结局是精彩的就行了。我们不只看人生的过程是不是精彩的,还更要看到人生的结局是否精彩。

    Copyright © 2014 www.njmassh.com 南京市马鞍山商会商会.All rights reserveds. 邮编:211100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天元东路257-1号二楼 电话:025-86169622 传真:025-86169622
    苏ICP备12077538号 技术支持:南京派点网络